标签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签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广电运通ATM制造商8高管提现16亿

发布时间:2021-10-25 10:44:03 阅读: 来源:标签机厂家

广电运通 ATM制造商8高管提现1.6亿

广电运通 ATM制造商8高管提现1.6亿 更新时间:2010-8-3 0:03:18   如果一家上市公司处于行业龙头,而且大单不断,投资者一定会拍手称快,但如果业绩增长的同时高管却不停减持,投资者可能又会心生疑窦。而国内ATM机企业广电运通就给了投资者这样的双重信号。  作为国内ATM机龙头企业,广电运通在我国ATM行业中经营规模最大,过去两年其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均排名第一,拥有着国内多数大银行客户。  但就在公司订单饱满、业绩不断上扬的同时,公司高管却纷纷减持各自股份。最近的减持发生在7月份,公司监事会主席祝立新在7月份的四天里共减持10.56万股,套现约345万元,公司副总经理陈振光于7月19日减持10万股,套现326万元。  据《投资者报》统计,自2008年8月14日公司副总经理陈建良进行第一次减持开始,到目前为止,广电运通共有8名高管进行减持,减持股份总数为533.36万股,总共套现约1.56亿元。其中,现任董事长赵友永套现7183万元。  ATM龙头:订单增长喜人  早在2007年,这家民企就以21%的市场销售份额超过众多国际ATM巨头跃居第二位,仅次于Diebold。目前公司收入中有95%以上来自于ATM销售、运营业务。  在十多年的发展中,广电运通的总市值逐渐接近国际老牌劲旅Diebold和NCR。广电运通2009年营业收入接近15亿元,净利润3.88亿元,而其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御银股份2008营业收入只有4.53亿元,净利润为0.9亿元。  靓丽业绩与高毛利率有关,广电运通近几年的毛利率始终保持在50%以上,2007年更是达到67.28%,相比之下,国际巨头Diebold和NCR销售毛利率一直徘徊于20%-30%之间。  由于公司有着农行、中行、建行和交行等大客户,随着ATM业务的增长,公司订单饱满。例如,5月27日就与中行签订了两份总金额约4亿元的ATM销售合同,此次合同规模相当于去年与中行的两次合同之和。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拥有高铁自动售票机的全部知识产权,几乎是唯一一家高铁车站自动售票机的提供厂商,在已建成的京津高铁、武广高铁等高铁项目中,全部的自动售票机均采购自广电运通。  高铁自动售票机销售业务为公司未来几年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增长点。由于机器中的模块均由公司自主开发,不必支付模块采购费用,因此这一业务的毛利率高于一般的ATM产品。  董事长领衔8高管套现1.6亿  但是,令投资者颇感意外的是,这样一家业绩向好的公司,却遭到8名高管的轮番减持。生产取款机的企业高管们,这一次仿佛将自己经营的企业当作了套现的提款机。 最早减持的是公司副总经理陈建良,从他2008年8月14和8月15日两天小幅减持两万股后,多名高管——职工监事冯丰穗、财务经理蒋春晨、董事王俊、副总经理陈振光、总经理叶子瑜、监会事主席祝立新也纷纷加入减持行列,连董事长赵友永也不例外。  广电运通的高管减持不但队伍庞大,而且减持次数多。据《投资者报》统计,自2008年8月至2008年底的4个月时间里,以上8名高管减持多达44次,总共减持200多万股,套现约5717万元。  不过这部分减持时机似乎并不好,发生在股价低位,之后大盘向好,公司股份也逐走强。 2009年后,8名高管们继续减持,从深交所诚信档案数据来看,2009年至今,以上8名高管又减持了320多万股,套现近亿元。  在8名减持高管中,董事长赵友永减持次数最少,两年内共减持6次,但套现金额却是最大,总共超过7000万元。  对于高管减持,身为董事长的赵友永似乎并不违言,“每个高管都是独立个体,对于流动性有他们各自不同的需求,高管减持并不代表不看好公司的前景。” 对于投资者对高管行为的质疑,赵友永表示,投资者与其将注意力放在减持这样的事情上,还不如将关注点转移到公司业务模式的创新和技术创新产生的实际成效上。  毛利下滑面临转型之压  从业绩增长来看,广电运通可谓占尽先机,不只是市场份额高,而且有着许多令人羡慕的大型银行客户,在国内ATM市场收入实现较大幅度增长的拉动下,公司去年的ATM业务同比增长了26.95%。  如此被看好的行业增长前景,高管为何还要频繁减持呢?  也许,高管们提前感受到了来自行业竞争的隐忧与压力。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上,由于ATM市场成熟以及市场竞争在加剧,ATM机的销售价格正逐年下降,公司2009年的销售毛利率同比下降了2.71%。  另外,在“独此一家”的高铁领域,也有了新的进入者。自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2009年进入该市场并取得订单后,广电运通也失去了“唯一TVM供应商”的地位。  在这种压力下,广电运通面临业务模式转型的压力。赵友永的做法是,通过构建一体化银行服务外包产业链来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赵友永认为,在拓展和延伸银行服务外包产业链上会存在边际利润更高的新业务,“我们要引导广电运通逐步转型为从事高端制造业和高端服务业的企业,广电运通将成为服务于金融机构的现金管理中心。”  但转型就有难度。目前,尽管服务业毛利高,但在主营业务收入中占比非常小,广电运通2009年年报显示,ATM服务业务毛利率为61.79%,比ATM和AFC等货币自动处理设备制造业务42.02%的毛利率高19.77个百分点,但ATM服务业务仅为0.56亿元,占去年14.89亿元营业收入的比重只有3.76%。  据了解,广电运通已开始尝试以银行现金处理业务为中心,构建一体化银行服务外包产业链,广电运通的控股子公司广州穗通公司依托自主研发的ATM 业务智能管理系统,先后与工行广东省分行、浦发银行广州分行等四家金融机构签订了自助设备托管服务项目,不过,穗通公司去年亏损135.16 万元。  作者:赖智慧

企业拆迁律师

拆迁补偿维权就找北京楹庭律师事

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