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签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福州最大公营的士公司降份子钱给司机减负或引发普降-【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4:03:19 阅读: 来源:标签机厂家

闽南网1月16日讯 记者昨获悉,福州最大的公营出租车企业——华榕出租车公司本月起给司机“减负”,每车每月可少交1456元份子钱。此举打破了福州出 租车份子钱居高不下的局面。

近期,成都、沈阳、南京等多个城市出现出租车停运事件,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发表评论说,司机不满份子钱过高,是停运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去年初开始,由于收入不高,福州出租车行业“用工荒”持续蔓延。为此,福州拟调整出租车运价结构,有市民认为除了调整运价结构,经营者也该让利给司机,此前有企业给司机发补贴,变相降份子钱。华榕此次明确表示降份子钱,是否将成为榕城的士降份子钱的破冰之举,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漫画图

华榕:出租车份子钱,降至每月7840元

昨日,华榕公司相关人士说,该公司有800辆出租车,全部都是公车公营,即车辆的经营权属于公司。和其他出租车企业一样,华榕公司每月收取每辆车定额营收标准(即份子钱),过去每辆车每月的份子钱为9296元,从本月开始,份子钱降低至每车每月7840元,即每车每月下降1456元,按每月26天计算,每天降低56元。

“公司让利给司机,希望能减轻司机负担,同时吸引更多司机。”上述人士说,公车公营企业的份子钱包括了社保、医保、车辆维修、保险、服务站建设等经营成本,司机除了缴纳份子钱,只需要承担燃油费用。

据介绍,为了给司机减轻负担,华榕公司还推出了多项政策。比如,2月份上满26天的司机,给予满勤奖300元;2月18日至20日(除夕、正月初一、初二)期间,参加营运的驾驶员份子钱按50%收取。此外,对于全年没有交通违法和经营违章的驾驶员,华榕公司还推出了一系列奖励措施。

的哥:收入10年未变,月均不足5000元

“私家车多了,路堵了,物价涨了,收入却十年不变,出租车没法开了。”昨日,开了十多年出租车的司机老黄说,他开过白班,也开过夜班,在不同的出租车企业都待过。老黄说,福州出租车单班的份子钱各不同,有的收160元,有的收180元等,“每天一睁眼,感觉就欠了公司一大笔债”。

“十年前每个月赚四五千元,收入算高的了,可现在仍然只能赚这些钱。”老黄说,除了份子钱、油费,每天只能盈利约150元,收入不高,可是工作强度却很大,每天要工作10个小时。

对于老黄的看法,不少司机感同身受,随着福州城市的发展,修路、修地铁是必然的,随之而来的就是道路拥挤,每天总是堵在路上,还背负高额份子钱,苦不堪言。

据了解,目前福州有6345辆出租车,正常情况下,每辆车至少应该有白班和夜班2名司机,同时还要有替班司机,但目前真正上岗的司机只有1.1万人,缺口很大。

业内:华榕率先破冰,或引份子钱普降

“出租车驾驶员负担重,驾驶员大量流失,直接影响市民的出行。”昨日,出租车行业业内人士说,“用工荒”的原因有很多,包括道路拥堵、加气难、份子钱高等,但归根结底都是由于司机收入不高,权益无保障。

该人士说,出租车份子钱长期居高不下是出租车行业的一大诟病,多年来,虽没有明确约定,但各出租车企业的份子钱基本保持在同一个水平。华榕公司大幅降低份子钱,此破冰之举或将引发福州出租车“降份子钱”的潮流,减轻司机负担。

“公营企业带头让利给司机,将吸引更多优秀的司机。”该业内人士说,福州共有19家出租车企业,公车公营的有5家。作为最大的公营企业,华榕公司打破了份子钱居高不下的局面,大量司机或将跳槽到该公司,该公司可以择优录用。如果每个公车公营的企业都降低份子钱,司机竞争上岗,那么自然可以淘汰一些不合格的司机,吸引更多好司机。

“不合格司机减少,违章行为自然减少,市民更容易打到车。”该人士说,相对于个体车辆,公营企业的出租车更容易监管,绕道、拒载等现象将会明显减少。

延伸阅读

媒体炮轰“份子钱”

近来,全国多城市发生出租车停运事件。这些停运事件中,出租车司机不满份子钱过高是一个重要原因。1月6日,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等央媒轮番炮轰出租车行业垄断,称不能让既得利益群体把持。

从6日到11日,新华社连续6天发文,呼吁出租车行业改革。

1月14日,新华社再发文,追问出租车的份子钱去哪儿了,称一些大型出租车公司母公司的高管,年薪达几十万元甚至超过百万元。并配发题为《出租车改革:该跟与民争利的运营证说再见了》的时评,称,各地和有关部门需清醒地认识到:出租车行业垄断之源是政府有偿发放营运证,与民争利,过分插手甚至包办微观市场。

文章称,营运证是出租车市场发展之初孕育起来的一个“怪胎”,除了增加地方政府收入外,就难见其他好处了。目前,无论是出租公司自主经营,还是挂靠经营,营运证都是靠“烧钱”得来的。先是公司从政府手中花大价钱拍来营运证,公司聘请或转租给一般司机经营。司机缴纳的“份子钱”,其实就是无力一下子付清动辄几十万元的营运证费用而向公司按月支付的本息。即便是国企经营的出租公司,其司机也一样要交“份子钱”。因此,出租车公司从此成了空手套白狼的“寡头”,而驾驶员则成了跑街卖命的“骆驼祥子”。(综合《人民日报》、新华社)(海都网记者 李思玲)

北京男士衬衫

天津订做工作服公司

北京男士衬衫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