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签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科技猎手金沙江实战派围猎LED

发布时间:2021-01-20 05:16:51 阅读: 来源:标签机厂家

投资脸谱之金沙江创投

很多人都问过丁健一个问题:当初亚信CEO做得好好的,干嘛还折腾去做投资人?丁健的答案从没变过,“我最不喜欢的工作是当CEO。”他对南都记者说,做投资人才是自己的一个梦。

2004年,丁健交出亚信权杖,与有创业经验的几位“实战派”搭档创办金沙江,成为为数不多的专注投资早期高新技术初创企业的创投。

鉴于团队成员的自身背景,金沙江把投资领域锁定在了互联网无线互联网、新能源和半导体等领域。得益于曾是创业者的经验,丁健和团队管理着的10亿美元基金,在关注领域捕获了近50条“大鱼”,包括去哪儿、梦芭莎、晶能光电、兰亭集势等各细分行业的领头羊,以及为其带来超过4倍回报的上市公司网秦等。同时,金沙江也发力LED全产业链:继晶能光电之后,还投资了易美芯光、上舜照明、晶和照明等其他7家公司。LED的如此大手笔,在其他VC、PE中鲜见,金沙江也因此被称为LED最笃定的投资者。

不喜欢当CEO的投资人

如果在网上稍加搜索,你不难发现丁健曾经最为人熟知的头衔,亚信科技(中国)公司董事长兼创始人。1995年,他和搭档田溯宁创办亚信,后成为登陆美国纳斯达克的第一家中国高科技公司。丁健,也因此被公认为“海归”创业的典范。

亚信时期,关于丁健在坊间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比喻:车子在大路上前进,突然遇到一个大坑,丁健的第一判断是停车、调头,想办法绕过去,而非摇旗喊冲———他的个性更偏沉稳,重视风险管控、逻辑分析。

因此,丁健也懂得为自己叫“停”。2004年,他交出亚信CEO权杖,与伍伸俊、林仁俊、潘晓峰一起创办了金沙江创投。四位创始人中,丁健无疑是光环最受瞩目的人。

“说实话,我最不喜欢的工作是当CEO,虽然做管理也需要创新,但终究有50%至60%的工作是重复性的管理工作。”丁健这样向南都记者解释他当初从CEO转型投资人的原因,他希望人生之中重复性的工作最好不多于10%,要找到这样的工作不容易,技术是一类,投资是一类。显然,他选择了后者。理性的他还颇为感性地说“做投资人,是自己的一个梦。”

撇开性格因素,其实丁健转型投资人早有行动上的“伏笔”。

他坦言,早在1997年还执掌亚信的时候,他差一点就与别人合伙做基金了,甚至签了协议,律师也找好了。亚信期间,他用自己的钱投资了一些项目,还为公司做投资并购练习“拳脚”。

“那时投资是围绕亚信的业务,主要为战略性并购投资,很少涉及天使或早期。”丁健说,现在回看当初的手笔,还比较成功。比如,亚信转型靠的是在移动计费业务上的并购投资实现的,目前亚信98%的收入都是移动计费等当初并购投资所带来的收获。

实战派“拥立”创业者

金沙江创投的名字源于长江的上游金沙江,一说出来就让别人明白机构定位是做早期。另外,顾名思义,做投资可不就是沙里淘金么。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丁健等四人创始团队成员,都创办运营过早期公司,明白早期公司的需求。比如,林仁俊曾在美国参与创办了三家互联网软件公司,潘晓峰是亚洲无线科技的创始人之一。有人调侃说创过业,是进入金沙江做投资人的门槛之一。

对于金沙江的成立,业界有个极高评价,称其是“标志性事件”。原因很简单。金沙江之前,中国的美元VC是清一色的金融背景海归,他们熟悉的是财务报表、数据模型,金沙江的团队,却是创业成功的“实战派”,深谙公司成长之道。

成立至今,金沙江投资了约50家公司,“90%以上都是A轮进入的。”丁健对南都记者说,金沙江投B、C轮的不多,即便是进入B、C轮,一般也是在早期进入后再跟投的。

丁健的说法有事实支撑。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向南都记者介绍说,2006年6月,金沙江等投资了去哪儿200万美元,当时去哪儿的团队才不过20几个人。2010年金沙江联手同行为拉手网注资500万美元时,拉手网一个星期的营业成绩才七八万元。

具体投资额度上,金沙江主要根据不同的企业来看。比如半导体企业,因为起步就比较大,投资额稍微多一些,从500万到2000万美金都有。互联网企业A轮投资一般300万到500万美金的多。而投资额从占有的股权比例来看,一般占有企业20%-30%的股权比例。

虽然做早期意味着更高的风险,但在丁健看来,金沙江实战派的团队无疑是规避风险的最好筹码。他喜欢用一个比喻来形容投资方与创业者的关系,创业者一定是king,而金沙江则是kingmaker(拥立国王者)。

“国内团队很多是第一次创业,很多时候并不清楚公司在发展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以及最需要哪些东西,这恰好是金沙江的强项,有过来人的经验。”他认为,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一个教创业者厘清股权关系的例子,让丁健印象深刻。

丁健曾投资过一家公司。投资前,创始人与合作伙伴关于股权合同写得很模糊,因为觉得没必要分得太清。金沙江给的建议是,股权关系不写清楚就相当于埋下一颗定时炸弹,必须理清。果然,在写清合同的过程之后,合作伙伴之间由于对以前合作条件理解不同开始产生矛盾,最后只好终止合作。“我们见过很多类似事例,前期不搞清楚,万一在后期谈崩了怎么办?对创业者、投资人的伤害更大。”

500万双色球软件下载

九幽仙域

勇敢者西游(五圣成真)

跨越千年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