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签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袁驷偷排偷放不是小比例而是大比例搜了

发布时间:2019-10-08 15:48:27 阅读: 来源:标签机厂家

袁驷:偷排偷放不是小比例,而是大比例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于3月10日(星期二)14时30分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会,柳斌杰等5名全国人大专委会负责人对人大专门委员会与人大工作回答中外提问。

[香港中评社、中评网]:

我是香港中评社、中评网的。我的问题是给袁委员的,我们知道张德江委员长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中特别强调,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完善人大的监督工作。我想请问一下袁委员,全国人大环资委员会在去年的环境监督工作中具体发现了哪些突出的问题,以及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袁驷]:

监督工作确实是人大常委会特别是专委会的一项重要工作职能,环资委监督工作有好几项,我想选两项典型的举例来说。这两项监督工作也是委员长在工作报告中提及的,也是我们委提出的建议,常委会采纳并组织实施的,由我委配合开展相关工作。

一是配合常委会听取和审议国务院关于节能减排工作情况的报告。在2013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就请国务院对“十二五”规划执行情况作了一个中期评估,常委会组成人员在审议时提出,规划中六项约束性指标完成的进度滞后,所以去年环资委就提出,请国务院再进一步汇报节能减排工作情况,督促“十二五”规划的各项指标如期完成。

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多年来我们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每个年度的约束指标和“十五”、“十一五”的约束指标不同程度都有欠账。记得“十一五”最后一年为了追赶进度,媒体上有很多的报道,很多地区集中拉闸限电,民众们也有一些议论和抱怨。“十二五”大家都不愿意看到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约束性指标是个硬指标。人大有责任监督政府、督促政府如期完成。在听取报告前,由陈昌智、沈跃跃副委员长亲自带队,我委组成3个调研组,于2月份分别赴北京、山西、江西、安徽、贵州、四川六省市进行节能减排专题调研。调研发现确实有些省市的约束性指标完成的进度还是落后。回来之后,我们也有一个报告,提给国务院了,督促国务院如期完成“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的节能环保的目标任务,应该说有力地推动了国务院这方面的工作。

从反馈报告来看,国务院认真研究了常委会审议的意见和我委的调研报告,提出了改进工作措施,印发了《2014—2015年节能减排低碳发展行动方案》,进一步明确了工作措施等等。

刚才你问发现什么问题、解决没有,现在“十二五”规划还没有结束,从本次会议发改委的报告来看,节能减排取得了“十二五”最大的进展,这是去年的情况。下面还有一句话,“十二五”节能减排指标完成情况赶上时间进度,我想这是这项监督工作取得实效的具体体现,这是大局的指标,约束指标就应该是硬指标,人大要有担当,要督促政府、监督政府如期完成。

我们希望“十二五”各项目标任务,到“十二五”末期都能够如期圆满完成,我对此抱有乐观的期待。

二是大气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媒体上也有一系列的报道,去年我委配合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展了大气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这次检查始终坚持问题导向。空气污染是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反映最强烈的问题,我们就去开展执法检查。还有专门找空气污染严重的地区,张德江委员长对这次执法检查工作专门作了重要批示,指出大气污染防治应该是全社会“同呼吸、共奋斗”,达到社会共治。

陈昌智副委员长、沈跃跃副委员长、艾力更依明巴海三位副委员长带队,执法组成人员和全国人大代表共41人、组成5个检查组,分赴10个省市进行执法检查。检查组重点检查了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珠三角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同时还委托了其他21个省、区、市人大常委会对本行政区的大气污染防治情况进行检查。这次执法检查,我认为是比较深入的,细节就不太讲了,因为媒体也有一些报道。回来之后,沈跃跃副委员长在常委会上作了一个报告。我特别想说,报告的结论是大气环境质量不容乐观、形势依然严峻。常委会组成人员对这个报告也是普遍赞成的。这个报告和常委会审议意见也交给了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大概今年6月份还会要听取国务院对执法检查报告和审议意见的反馈报告。

这里发现什么问题呢?我讲一个小例子,我们到一个城市,早上七、八点到那儿,现在我们都有习惯先打开手机,看PM2.5的指数,沈跃跃副委员长也打开,我们也打开,一看当地的雾霾很严重,我们目测大概就得有一百多,打开一看果不其然PM2.,5达到了一百多的强度,到了下午再一看PM2.5三、四十了,我现在都留着这些数据,看不清楚,大致看一个形状,PM2.5在一天内,简单说夜里一百多,到白天再到晚上变成三、五十,我们在车上议论,晚上一百多到白天下午,白天下午机动车都上路了,如果说机动车贡献20%到30%的话,怎么白天能这样呢?这怎么解释?我们在议论时,坐在我们前面的市长、政府官员回头就说有偷排偷放的。

我们又到另外一个城市,在政府汇报会上,沈跃跃副委员长在会上问,PM2.5夜里一百多,到了白天中午、下午转为三、四十了,怎么解释?政府市长没有说二话,回答就是有偷排偷放,我们很难取证,是当地政府自己这么说的。大气污染防治有它很难的一面,比如去年环保部环境污染中涉及大气污染的有73%,但是最后处置的只有12%,因为取证难。这个很难取证,但是地方政府也认为这是偷排偷放,夜里一些企业偷排。如果把夜里的偷排偷放砍掉,白天都是绿色的,绿色的就是优良的天气,夜里是橙黄色的,是预警的质量,所以这是我们发现的一个问题。

现在不是没法可依,而是有法不依、违法不究的问题。我非常高兴地看到,本次会议上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是这么说,“我们一定要严格环境执法,对偷排偷放者出重拳,让其付出沉重的代价,对姑息纵容者严惩处,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总理的报告版面很紧,特别是把偷排偷放说出来了,这和我们人大执法检查发现的问题是一致的。偷排偷放不是一个小比例,是一个大比例,所以我举这么两个例子。推动环境污染治理,让百姓切实感受到环境质量的改善,还需要我们共同来努力。

针灸推拿培训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办理

上海空调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