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签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重量级营销方式限时款服装饥饿疗法-【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4:10:28 阅读: 来源:标签机厂家

过了此刻,它将不再对你开放

“我会永远记得那一刻的挫败感,店主很有把握地声称,我手中的这件衣服仅此一件。”朋友说每次回忆都让她痛心一次,“结果就在我拿起衣服跨出门时,一回头就看见一模一样的衣服被他们从箱子底淘了出来,挂好,连摆放的位置都极其相似。”

于是不少人对独一无二总会有疑惑,哪怕是摆着的限量版,也始终猜测它数字的背后究竟有几个“零”。

“如果就在你跨出店门起,你手中的衣服被宣布不再出售,挂在架上的都要一一撤下,你成为最后的买家,这种感觉够满足吧?”这种被称为“限时款”具有临时售卖特点的衣服确实出现过。

或许明天就要关门

“限时”款演绎的极致则是把店铺都撤了,衣服自然跟着消失。这种做法一直是日本设计师川久保玲很拿手的。

Comme des Garcons有一个特别的项目:Guerrilla。这个店铺的名字已经说出了意思,就是游击队——此地不会久留。Guerrilla一般会选择在偏远地区,店铺不必装修得多么豪华,最好是几个简易搭架,毕竟到了一年,哪怕生意再火爆,它肯定拆了走人,第二天就是一片空白,成本越省越好。

这种临时性让不少人极为诧异,因为昨天还经营得好好的店铺,第二天就人去楼空。而Comme des Garcons刚刚在香港开业不久的新店,一个看似像白盒子的店铺也在颠覆香港传统的零售模式,比如以往服装上款陈列是第一批,然后第二批,之后进入折扣季。但是Comme des Garcons打乱了这种模式,以川久保玲的丈夫Adrian Joffe的话来说:“今天你看见的产品,明天有可能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衣服也好,店铺也罢,在这个被称为过剩经济的市场经济中,依然有人会玩出花样,让它的产品不被消费者随意选择比较而处于劣势。

勾起你的消费欲

“他们上款的速度太快了,我觉得我不得不加快逛店的速度,这样才能不错过很多新款。”这是上海一位MM对我说的话,办公地点就在恒隆广场的她已经足够幸运,对面就是ZARA,中午下班时溜达一圈,所有的新款几乎可以在她眼皮底下做个放映,哪怕没有买到中意的,心里却十分安稳。

“至少我知道了还没错过好东西。”她说,“上次那只白色的包包,349元,最后一只,我看见它在包带上缝合处有些脱线,但是在知道没有其他存货时,我思考了一下,还是买了下来。要知道她们绝不肯让一分钱,而且对我是否购物表现出完全的无所谓。没办法,可能我一犹豫它就没了。”

也许在起初,商家认为把自己的衣服藏起来不卖是一种很傻的做法,而且在开始,确实会受到一定的利益损失。“当顾客在你面前表现出十足的需要时,你却要告诉自己,绝不能‘心软’,宁愿让它成为库存,也绝不破坏规则,是需要勇气的。”一家小店的老板娘说自己尝试过如此的做法,但最终发现,这样“重量级”的营销方式对于货少知名度又小的店来说,完全没有优势,因为顾客马上就会转投别家。

一位业内朋友表示,真正有实力玩这样花样(或许也是需求)的品牌会带来效益,比如顾客光顾的次数增多,靠口碑相传带来更多的好奇者,起初的损失会被之后稳固而日益扩大的消费群弥补,带来良性循环。

不是随时可以买到

4月13日晚上9点,上海女孩Angel终于可以在下班时冲去淮海路,逛逛早已让她心动不已的H&M,这个瑞典品牌正好在这一天正式对外营业。“天,排了100多米的队,我们在队列中站了几分钟,发觉队伍纹丝不动,进入店内的希望太渺茫,所以就提前撤了。”Angel说,“当时的淮海路上几乎人手一个H&M为上海新店特制的袋袋,太壮观了。”不过不死心的Angle第二天一早又跑去了:“衣服是不贵的,79元、99元、199元各种价位都有。”

自从去年ZARA进入中国以后,关于fast fashion(又称“麦”时尚)的讨论一下火热起来。作为典型代表,H&M以价格和流行作为主导,比如公司把流行看成容易腐败的食品,必须保持它的新鲜,衣服从设计到上架的时间最短只要3周。据说,在2003年纽约旗舰店开幕时,由于人过于拥挤,居然做到了每个小时都有新货上架。而ZARA也有每周两次的补货速度,每三周就全面换款,速度相当惊人。,

深圳市经营性停车场许可证

北京十大律师事务所

质量认证

艾默生精密空调代理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