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签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寨手机陷困局薄利也难多销

发布时间:2021-01-21 22:52:22 阅读: 来源:标签机厂家

“去年这里挤都挤不进来,现在可以在里面跑步了。”12月17日,深圳华强北明通数码城山寨手机经销商吴东涛强颜欢笑地说。

“中国电子第一街”深圳华强北是全国最大的山寨手机集散地,每天都有大量的山寨手机从这里流向国内外各地,明通数码城则是华强北山寨手机最集中的电子城。受金融危机影响,向来“以价取胜”的山寨手机也不好卖了,产业链相关环节也受了影响。

零售商:利润少了三分之二

冯敢良做手机生意6年了,自从山寨手机走向市场,他就开始重点经营山寨手机。目前他有两个手机卖场,一个在老家新疆,一个在国外的哈萨克斯坦。

平时,冯敢良每天穿梭于各山寨手机店铺,采购有“有卖点”的山寨手机,然后寄回两个零售卖场。

去年这个时候,冯敢良每月要物色1000~2000台手机,然而今年,他每月只敢买500~600台。“生意不好做,挑多了卖不完啊!”他无奈地说,“今年‘十一’的时候,零售量就下降了三分之一,到现在已降了三分之二。”

不仅销售量下降,利润也下降了。冯敢良说,以前一台手机他能赚200元左右,现在只能赚六七十块,最多100元。他直言,以前他每年能赚两三百万元,去年做山寨手机的人多了,他也能赚一百多万元,然而今年的销售情况却令他揪心,能不能赚钱都是个问题,就看这最后一个月了。

“哈萨克斯坦卖场今年已亏了90万元!”冯敢良向记者透露。

冯老板表示,如果撑不过明年,他就把卖场改为市场,以批发为主,这样不至于亏损太多。

经销商:薄利甚至无利多销

“甩卖:三星F480,中天APPP,金鹏K319……”走进华强北明通数码电子城一楼,高高悬挂着的宣传幅立即吸引了记者的眼球。

该柜台老板黄庭和介绍,宣传幅上的手机都是最近走得比较好的新货,考虑到年底很多零售商可能要做促销,决定稍微调低批发价,走量为主,薄利多销。

“以前批发一台手机一般能赚5~10元,现在只有2~3元的利润了。”黄庭和一边拾掇着店铺,一边向记者感叹道,现在他不敢把价格说高,有时为了吸引新客户,甚至无利多销,“做生意都是靠老客户嘛。”

黄庭和说,他以前喜欢炒价,“一些厂家缺货的机子稍微炒一炒,价格还能炒起来,一台多赚好几十,现在很难炒起来了。”

和黄庭和一样,薄利多销已成为众多经销商的首选策略。遍览华强北明通、龙胜、远望等各大手机城,“放货、优势放货、超低价、厂家直销”等各种吸引眼球的广告字眼令人目不暇接。

尽管如此,疲软的市场仍然使他们的销售量不增反减。经销商吴东涛的柜台开了两年多,往年每天能走1000多台机子,现在“一天能走一两百台就算不错了”。

生产商:许多代工小厂倒闭

麻国莉的山寨手机工厂在深圳宝安区,主要做外单,产品出口到西班牙、法国、越南、美国等地。由于金融危机对外贸的影响,麻国莉说,订单只有去年的三分之一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仅下游订单的减少影响了工厂的效益,最近几个上游代工工厂的“无故失踪”也令她异常恼火。由于经济形势不好,很多山寨手机的代工小厂倒闭,老板卷款走人。麻国莉说,她和代工工厂签了订单,钱也付了,可就是拿不到货,因为工厂老板跑了。“已经跑了好几单,每单都是五六十万元。”

“不过,那些逃跑的老板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他们也被别人逃了订单。说不定我们公司哪天也倒闭了,我也跑了。”麻国莉眼神中透露出些许忧虑。

在南山区开店的零售商邓老板,以前主要向公司直接拿货,一是价格便宜,二是厂家包送货,省去了运费。但现在他不敢这样做了,“现在拿了钱逃跑的老板很多,万一工厂倒闭了,我找谁要货啊!”

手机城:降低租金仍难招商

山寨手机行业的不景气,直接导致手机城的招租难。

深圳明通数码城二期于今年10月27日正式开业,开业前对外招租了整整一个月,招商情况不容乐观。直到现在,明通数码城一直在招商,但是该数码城保安梁军伟告诉记者,整栋楼大概还有三分之一的商铺空置,其中,专做外单的三楼、四楼空置率达50%。

“以前还没等开业,店铺就爆满了,哪像现在啊!”明通数码电子城招商主管袁吉华说,考虑到整体市场情况不好,商铺价格已经做了调整。比如,明通二期三楼的一个1.2米的柜台,每月只要2600元,同样位置同样面积的柜台,明通一期至少要3800元。

不仅明通二期这样的新楼招租难,各方面都相当成熟的远望数码城、龙胜手机城也在忙着招租。记者在远望数码城招商部相关图纸中看到,远望数码城二楼200多个柜台中,大约有25个柜台空置,空置率大概10%。

专家观点

山寨产业迎来洗牌

北京邮电大学阚凯力教授认为,山寨手机产业下行不是一个特例,而是整个宏观经济调整的必然反映。山寨手机最大的特点是价格低,主要针对低端用户,尤其是沿海地区的打工人群。金融危机以来,部分以外销为主的工厂倒闭,农民工大量返乡,很多人就没有钱购买手机,即便有钱也会捂紧口袋。

阚凯力认为,山寨手机市场的萎缩是必然的,但是市场萎缩并不意味着山寨手机企业没有生存空间。原来购买中档品牌机的那部分消费者,可能会改成买山寨机,使中端消费人群逐渐向低端转移。最后,整个消费结构将形成金字塔结构,高端消费人群占少数,中端消费人群增多,当然,低端消费人群是最多的。

阚凯力教授认为,这次金融危机对山寨产业来说,是一次新的洗牌。他建议那些实力确实比较弱的企业最好赶紧退出,不要再硬撑下去;而那些实力比较强大的企业可以缩短战线,提高质量,维持目前的生产。

萌略三国

火力前线

龙王传说BT

拳皇世界手游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