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签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侯为贵中兴如何渡过难关

发布时间:2020-02-11 03:53:42 阅读: 来源:标签机厂家

三季度巨亏17亿元无疑对中兴是个危险的信号,无线通信巨头纷纷倒下之后,中兴的未来在哪里?如果说海外市场和手机是扭转败局的武器,但美国国会的报告显然加倍放大了中兴拓展海外市场的政治风险。中兴创始人侯为贵罕见地接受了《福布斯》亚洲版的采访,对敏感问题一一表达了观点,虎嗅摘编原文。

“我们很快就会好转”

侯为贵今年4月份年满71岁,他持有价值近100万美元的中兴通讯股票。侯为贵在中兴通讯总部难得接受的一次采访中,概述了该公司目前如何专注于盈利状况,在海外分部削减成本,以及在国内市场加快推出下一代无线网络产品等问题。他告诉《福布斯》杂志亚洲版的采访记者说:“我们很快就会实现好转,对此我非常有信心。”

中兴通讯今年11月中旬决定以2.08亿美元的现金出售旗下一家子公司,这将提升该公司的收入,而且也有助于提振其全年利润(参见虎嗅前文章《中兴卖了又卖,力图账面扭亏过年关》)。高盛集团预计,中兴通讯今年营收将达到150亿美元;净利润达到1.22亿美元。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今年来自美国市场的营收应该会达到1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于手机销售。

文章同时评论称,通过向欧洲和北美的运营商减价销售产品,中兴通讯已经在这些市场上获得了立足点,但是其代价是在这两个市场的利润率要比中国和非洲市场低得多。侯为贵把进军发达国家市场定为一项长期发展战略。他承认说:“我们向大型跨国运营商提供了非常优惠的条件…这导致公司出现了很多亏损。”

中兴通讯手机的平均销售价格为125美元,而市场上其他厂商近来推出的新款智能手机都定位于利润率更高的中高端市场。侯为贵表示:“我必须承认,我们与三星和苹果之间存在很大的差距,不过我们正在设法应对这一问题。”中兴通讯目前是全球第四大手机制造商,今年第三季度其市场份额为3.9%。然而,由于中兴通讯在海外市场销售的大部分手机均为捆绑运营商服务协议的廉价机型,而且品牌知名度低至微乎其微。

谁拥有中兴?

文章称,中兴通讯的第一大股东是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后者是由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与另一家国有企业以及侯为贵创办的一家投资基金联合控股的一家控股公司。

中兴通讯其余近70%的股份公开上市交易。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是一家对股东负责的民营公司。他说:“我个人认为,无论中国政府持有本公司多数或少数股份,这并不相干,因为我们是一家透明的上市公司。”

侯为贵出生于南京,他曾是一名教师,然后被分配到西安的一家国有航天研究所从事设计集成电路的工作。那时他开始经常出差到深圳,采购来自香港的设备。1985年,侯为贵和其他六名工程师创办了中兴半导体公司,挂靠在这家国有航天研究所的名下,而且得到了一位香港私人投资者的投资。在1997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IPO之前,这家公司重组为中兴通讯。

当被问及美国众议院的那份报告以及封杀中兴通讯参与美国电信基础设施项目竞标的问题时,侯为贵在措辞方面表现慎重。他告诉《福布斯》杂志亚洲版的采访记者说:“我们明白,美国是一个奉行法治的自由市场,但是我们无法理解这份报告。”

侯为贵同时表示,中国所有民营公司按规定都必须组建党委会,但是党委会对公司管理并没有任何影响。他说,他本人不是党员,而且也不是党委会成员,不过公司首席执行官(CEO)史立荣是党委会成员。当被问及中兴通讯党委会肩负的职责时,侯为贵双手一摊,说:“我觉得美国国会议员们确实错误判断了党委会在我们公司经营层面中所产生的影响。”

未来怎么办?

中兴如何突破市场封锁的重围?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今年将向美国公司购买价值总计30亿美元左右的高科技零部件。该公司在美国的雇员人数已超过300人,其中大多数为美国人。

此外,在美国销售的大多数电信设备都含有来自于中国的零部件,其中包括由诺基亚西门子和阿尔卡特朗讯制造的交换器和路由器。阿尔卡特朗讯在上海和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成立了合资公司。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向全球100多个国家销售设备,没有一个国家因安全顾虑而封杀中兴通讯。他说,“这就是绝对的事实真相。我们的设备并没有构成任何威胁。”

中兴通讯表示,该公司正在配合美国政府的调查,而且已对出口美国原产产品实施严格控制。思科最近结束了与中兴通讯历时七年的合作关系,原因是据报道该公司的产品通过中兴通讯被转手运往伊朗。

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将继续向西方国家的市场销售电信设备,并且设法打造自己的品牌。在接受《福布斯》杂志亚洲版记者采访之前,他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与一家西班牙宽带运营商(他拒绝透露这家公司的名称)的高管进行会谈。侯为贵经常出差,他说记不清自己已经走访了多少个国家。

虽然这位1985年闯荡深圳的企业家在这次采访中丝毫没有透露出“解甲归田”的想法,但侯为贵表示:“未来总有一天,出于某种原因,每个人都有退休的时候。当公司状况良好而且运营正常时,那时我会退休的。”

伤感爱情语录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免费

唐诗宋词三百首

经典神话故事